YOYO_YUI

跌入的深坑太多,神馬福華啊盾冬啊EC啊狼隊啊RF啊~只是cp潔癖嚴重不拆不逆感覺都不會愛了qwq

【Sherlock/HW】你所不知道的二三事

这篇玩意儿原来我电脑没存档,就SY直接来了一发。

SY搬家了之后,昨天被墙差点上不了,所以还是搬过来存个档

NC部分直接跳过了,等哪天弄成图片会一并弄上来

CH1. 寝室的那些事

床头柜上的闹铃叽里呱啦地乱响,那种声音奇特得让人感到耳膜疼痛,这是Sherlock上次拿闹铃去做实验后得到的结果。John一手拍在闹铃上,制止了扰人的声音。可恶,今天可是他难得的休息日。

伸手摸了下床的另一侧,一片冰凉。

那个因为没有案件而无聊到极点的世界唯一咨询侦探又可能彻夜无眠了。

该死的,昨晚明明已经死拽硬拖的把他给弄到床上,看着他睡过去的。John皱着眉,懊恼地想着。

John走到窗边,一把拉开厚重的窗帘,难得的暖暖的阳光扑面而来,洒满221B二楼的卧室。

噢,忘了说,John已经搬进了Sherlock的卧室了。当然,他们早已经从室友晋升为情侣关系了。

打开衣柜,里面整齐得不像Sherlock该有的风格。John从右侧拿出自己的套头毛衣、格子衬衫和牛仔裤,然后再对左侧挂着属于Sherlock的那些昂贵的西装套装跟衬衫做了下微调,满意地关上柜门

其实,在John·大管家·Watson搬进来之前,这个衣柜的价值体现完全不止是一个衣柜而已。它得同时兼职储物柜和实验台,里面环境脏乱差,连老鼠都不愿意光顾。

而在John·大管家·Watson严肃地对我们的侦探下达了“这堆不该存在在衣柜的实验用品只有两个办法处理,一是我把他们从221B的二楼全部扔下去,一是你自己想办法把他们整理好”这番言论之后,衣柜才得以恢复它的主要职责和尊严。

你们问那堆实验器材最终都去哪了?呵,这个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现在窗台边的书桌也较侦探独居时更为整洁了。虽然上面还会时不时出现一些装着不明结构的固、液体的小瓶小罐,但相对于之前那些会腐烂发臭的断指或眼球,那些小瓶子简直让人觉得可爱至极。

John刚换好衣服,床头柜上的手机就适时发出嗡嗡的短信响声。

咖啡,两颗糖  SH

John虽然习惯了Sherlock这种即使处在同一屋檐下还发短信的行为,但很多时候他还是对此哭笑不得。

打开房门,John看见Sherlock坐在专属的长沙发上,优雅地交叠双腿,装模作样地看着报纸。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没好好睡觉了?”伟大的军医倚在门框,双手交叠挑眉问道。

侦探放下手中的报纸,一脸正儿八经地回答:“才没有,一晚好梦!”

John噔噔噔地走到Sherlock面前,搂着他的脖子,倾身给我们的侦探来了个热情的法式早安吻。

Sherlock双手隔着John的毛衣摩挲描绘着他腰部的线条,享受着早餐前的额外甜点。

一吻毕,John顺了顺Sherlock那头有点乱乱的卷发,笑容暖暖地走向厨房。

Sherlock重新拿起报纸,在报纸背后扯出一个清淡的微笑。

只要寝室充满那只军医Teddy的气息,我们的咨询侦探便永远好梦。

寝室的那些事 END


CH 2. 生病那些事

John背靠着床头,腰部垫着一个软绵绵的枕头,手里还拿着一杯温开水,鼻头红红的。显然,他患了点小感冒。

这不能怪John身为医生也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凌晨三点被人强迫在睡梦中拉起来,衣服都还没穿戴整齐就去到零下两三度的伦敦街道上追击疑犯,要是这样还能健健康康,那他都可以去扮演那个打了超级血清的美国队长了。或许该叫英国队长?不好意思,扯远了。

John在等待了伟大的咨询侦探五分又三十六秒后,毅然决定出去起居室看看侦探是不是其实早已睡着在起居室的地毯上。

不就是找两颗感冒药么,需要这么长时间么?John有点惴惴不安地想着。

“Sherlock,你找……你他妈的到底都干了些啥?”

John从打开房门的那刻起,就感觉到自己的血气从脚板底升腾起来,直冲脑门。他怎么会相信Sherlock能独自找到感冒药,他连从口袋拿支笔都要自己代劳的,该死的感冒菌让他脑袋都变迟钝了。

放眼望去,本就不甚整洁的起居室现在更像遭到了小偷光顾一样。好吧,说是遭小偷简直是弱化了眼前的视觉效果,这根本就是强盗过境!

而我们的侦探,正双手合十抵着下巴,一脸深沉地坐在那张唯一幸免于难的长沙发上。

John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天杀的他现在还是个病人!病人!请上帝顾及一下他的感受好么?

左脚踢开那堆乱七八糟的书籍,右脚拨开那堆乱七八糟的实验器材,John眼睛都要冒火了,除了乱七八糟还是乱七八糟,就不能有点美丽的词汇让他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希望么?

John直勾勾地盯着Sherlock,恨不得在他的脸上盯出两个洞。

“John,别吵,我在找感冒药。”Sherlock皱着眉,他的思维宫殿并没有感冒药储存地的信息,他现在只能靠演绎法演绎John会把感冒药放在哪。

John抚额,一直对自己做着“不要跟12岁的孩子计较太多”的心理暗示,然后深呼吸一口后艰难吐出一句“我把药箱给了Mrs Hudson保管了……”

John都忘了,自从上次Sherlock为了破案拿家里急救药箱里的常规药品做出致幻剂并用他自己做人体试验而导致后续一系列鸡飞狗跳的事后,John就决定把那些原材料交给Mrs Hudson保管。毕竟Mrs Hudson可是有收起头骨先生而不被Sherlock找到的能力。

Sherlock拿着从Mrs Hudson那里讨来的两颗感冒药回到起居室,才发现自己把这里制造成一个满目苍夷的犯罪现场一样。

“John,你知道的,这个其实……我也不是想……”这个号称反社会的咨询侦探竟然紧张得结巴了起来,脸上闪过一丝不可能出现在他字典里,名叫愧疚这两个字的神色。

John绕过地上那堆杂物,走到Sherlock身边,一手接过药片,一手拉起Sherlock往卧室方向移动。

“赶紧让我吃完药回去补眠吧,不然我都觉得我要累挂了。”

其实间或一次生病能看到Sherlock对自己的担忧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是John在Sherlock怀里进入梦乡前的最后想法。

当然,在第二天John收拾起居室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还是他妈的不要生病来得好一些。

生病那些事 END


CH 3. 浴室那些事(NC-17 之后再补档)


CH4. 受伤那些事
其实Sherlock很少受伤。

他动作敏捷而灵巧,并有着丰富的格斗技巧和经验。而且他的身材高挑,裹在大衣内的体型也是相当值得骄傲的。

可是John觉得很多时候Sherlock面对罪犯显得有点太过奋不顾身,攀上爬下,近身搏斗,小磕小碰简直源源不断,处理他身上细微的外伤成了John的家常便饭。

开头的前言还是需要作一下修改,Sherlock很少受到致命伤。 

虽说如此,但是John对Sherlock这种不顾一切的做法还是不能认同的。Sherlock是很厉害,但他并不是神,不可能预计到每件事的发展趋势是么?在把Harry错认了性别的时候他自己就说过,总是会有那么点出错。

现在他们一起坐在221B的起居室,而John手上拿着药棉和碘酒,就代表着Sherlock的演绎法又出了那么少少偏差。

这天晚上的案件最后的结论是一宗情杀案,只是罪犯为了掩人耳目而多杀害了几个无辜的人,使其变成一宗连环凶杀案。 

Sherlock到达现场后,花费了半小时便指出了那个苏格兰场认为最不可能是犯人的男人就是凶手。而就在他对罪犯拙劣的犯罪手法作出了一番嘲讽并耻笑了整个苏格兰场警察们智商低下的时候,那个因被手铐锁着而被忽视的男人不知何时手握一把弹簧刀悄悄靠近着Sherlock。

Sherlock发现那个男人的意图的时候,那把刀子离他也不过二十公分,他只能堪堪地躲过以避开最致命的伤害,可是一道触目的口子也留在他的手臂上。 

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John如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冲到犯人身边,给了他正脸一个肘击。

在场的人都彷佛听到了鼻梁骨断裂的声音,而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John在确认了犯人这次绝对再也构成不了威胁后,便走回Sherlock身边检查他的伤势。

伤口并不深,只是有点长,在场的医护人员已经做了紧急的包扎,Sherlock一直在嚷嚷着绝不去医院。在Lestrade强硬的态度下,Sherlock被硬塞进警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回到221B。

John沿途并没有对在车内侃侃而谈分析案情的Sherlock发出一声的赞赏,而是罕有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一言不发。 

当Sherlock发现这一丝不和谐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221B门外。John更是率先走下车,他关上车门的时候,前面负责开车的小警探觉得整辆车子都震了一震。

回到起居室,他们看到的是那个自称政府小职员的大Holmes坐在小圆桌旁,喝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英式锡兰红茶。

大小Holmes一碰面便展开了一系列激烈的辩论,直到一声巨响,这种幼稚的争吵才得以中断。

John用一种可能把那个可怜的急救箱摔烂的力气将它放到了茶几上后,屋里终于有了几秒钟的安宁。然后Mycroft留下了一句“Sherlock你如果再发生今晚这种事情我就只能让你在221B做一辈子无聊的实验了”的威胁言论之后,拿着他随身的小黑伞优雅地离开了。

然后接下来便是开头时候所说,John拿着碘酒跟药棉处理眼前这个因不肯到医院的大孩子的伤。 

Sherlock觉得实在太安静了,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时候的John应该是一边吼他一边仔细而又温柔地帮他处理伤口。虽然John还是仔细又温柔地帮他处理伤口,可是Sherlock发现他从离开犯罪现场便一直一声不响。

Sherlock分析着这一路的事情,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而John的态度在他看来是无理取闹的另一种形式。

就在Sherlock演绎分析着这个他不甚了解的状况的时候,John已经重新帮Sherlock包扎处理好,然后默默地收拾着医疗用具准备离开。

Sherlock感到有点儿委屈,他不明白John到底为了什么而生气,他现在有点像那些被主人遗下的猫,惴惴不安但却死活保持高姿态。

John只用余光看了Sherlock一眼,叹了一口气后,抚上他的肩膀,轻轻地扫了一下。

随后John对Sherlock说了一句“早点休息吧”便转身离开,而这时Sherlock只来得及抓住他的手腕。

“你得告诉我你到底为了什么而生气!”

Sherlock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并不佳,他无法忍受这种毫无原因类似迁怒的情况。

John看着Sherlock,对这一整晚发生的事情积聚的不满全都体现在他的双眼里,不单单是Sherlock的行为举动,更多的不满是他自己的情绪化。

Sherlock从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便表明了自己的反社会人格,虽然John并不这么认为,但他的低情商却是毋庸置疑的。

John抿了抿唇,他怎么会认为这种怄气的态度会令Sherlock发现自身的问题呢。

而后John反握着Sherlock抓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坐到了他身边,再用另外的手覆上Sherlock的手背,像那些老人跟小孩说道理前的动作。

“Sherlock,你得学会察言观色,今晚如果不是你最后多余的那些言论,那个罪犯就不会在被逮捕后仍不顾一切地攻击你并想置你于死地。”

“可是他并没有成功。”Sherlock有点儿不屑一顾。

“可是你受伤了,而这种情况总是经常上演,不要反驳我,你自己心里明白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看着Sherlock满脸不在乎,John觉得自己气血上涌。

“Sherlock,你要知道,我会担心你。我并不只是你的室友,我还是你的朋友,我永远希望你可以安全,健康而不是把自己置身在不必要的危险当中。”

Sherlock觉得这时John的眼睛晶晶亮的,眼里的担忧让他们显得更加圆润而且有生气。

按照常人的做法,Sherlock认为他现在应该给John一个安慰的拥抱,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虽然动作有点僵硬。

John没有拒绝这个拥抱,反而轻笑了一下后回抱着Sherlock,他耳边亦传来了Sherlock那句“我尽量”的耳语。

而在这个拥抱中,Sherlock觉得自己开始明白那个叫心动的名词的含义。 

受伤那些事 END


CH5. 青春那些事(半AU,跟上文完全无关的设定)

有一些记忆开始回笼,谁在谁的青春留下了足印?

因为Stanford,John遇见了他的室友。

这个叫Sherlock的男人,一个用尖锐的语言将他的人生剖开的男人,一个就算这样他也不觉失礼的男人。

John想起了,他曾经也面对过如此的场景,连那句脱口而出的“That was amazing!”的语气也同出一辙。

15岁的John觉得没啥能比面前这个黑发男孩更神奇了。

这个高瘦的男孩只站在他们身边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剖析出Steven喜欢Kate,而Kate却一早跟Don暗地里开始谈恋爱了。

John觉得这一定是魔法,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而男孩指着John丢下一句“你昨天吃了你最爱的鸡腿”便准备拂袖离去。

“That was amazing!”

John圆滚滚的大眼睛闪着崇拜的光芒,他真想伸手拉住那个男孩。他觉得他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男孩也确实因为他的赞美而停下离去的步伐,他回头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John。

John跑上前,背景声是同伴的“别过去啊,那个是怪胎”。

然后他伸出右手,微笑着。

“你好,我叫John Watson。”

Sherlock可以记得15岁那年许多的事情,却也忘记了15岁那年许多的事情。

他记得那些做过的实验,研究过的案件,然后忘记了那段时期最爱的食物,那些无用的课程,还有一些人。

而那个总会跟着他身后的金发小个子男孩,他想忘记,后来却只能把他锁进名为回忆的抽屉。

对于15岁的Sherlock来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那个男孩是叫Johnny还是Kelvin,或者是其他名字,谁在意呢。

他只要每天都能看到那个有着如小狗般湿漉漉的眼睛的,笑起来来婴儿肥的脸颊会更加肉嘟嘟的男孩,便觉心满意足。

当然,还有那些出自那个男孩口中毫不吝啬的赞美,也让Sherlock有一种快要飞起来的嘚瑟感。

反社会人格的小孩也是需要赞赏的。

15岁的Sherlock所储存的知识量并不如25岁的他,但足够让15岁的John确信他是一个天才。

John喜欢跟在Sherlock身后,看着他做那些自己完全看不懂的实验,或者听他用艰涩的语言分析着一些已破或者未破的案件。

John觉得Sherlock实在太酷了。

当然,John不会总跟着Sherlock,他还是喜欢运动。而这个时候Sherlock会坐在场边,或抱着一本不符合他年龄的书籍阅读,或托在腮注视着绿茵草地上奔跑的John。

总之,Sherlock和John慢慢地变得形影不离。

这种日子止步于他们的17岁,John的姐姐Harry出柜之后。

母亲的哭闹声,父亲的叫骂声,还有姐姐的酗酒、反抗,这种生活让John感到厌倦。

他开始在Sherlock面前频频失神。

Sherlock察觉到变化,可是束手无策,没人教过他应该如何去了解朋友的烦恼。

然后在John不知不觉间,Sherlock悄悄退出了他的生活。

最后,18岁的John在没有Sherlock的生活下,独自去了阿富汗。

他们都让自己认为,早已淡忘了那段年岁。

青春那些事 END


CH 6. 吃醋那些事(NC-17 待补档)


其实还有个结婚那些事,可是太懒了拖了一个月还没写完,感觉不会继续写了~

评论(6)

热度(4)